若干

《鲛彻心扉》完结篇

第七章原来从未在他心中存在

    “告诉夜殿,那条桃花鱼,今天会醒过来。”在床榻上,沐音坐了起来,淡淡地向下吩咐着。这五百年里沐音又美了,比起曾经她多了让人魅惑动心的感觉,一袭红衣衬得她更为白皙,圆润的肩头带着淡淡地粉红,一抹酥嫩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,盈盈一握的柳腰被松垮的红纱轻遮住,性感、妩媚,她脸上没有笑容却多了一股冷艳。她望向了远方,那是鲛人族居住的位置,手中握着的小金锁,随着她的意念开始飞向了那属于她的海洋。眼神里带着解脱,温柔的对前方的天空说着:

  “要结束了,对吧?我的孩子。”

  接到消息后,煜辰微微一愣,但还是早早地就赶到了安置云湘的房外等候着。这次,沐音进去的时间比平常长了很多。等她出来时,已过了两天。等到房门的打开,煜辰错过沐音进去,眼神完全锁定在哪还在昏睡的云湘身上,看都不曾看沐音一眼,带着关切地问道:

  “云湘她,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?”

  看着煜辰的这个模样,沐音低下了头,微微散乱的发盖住了她表达清晰的眼睛。她感觉到了果然还是自己心碎的疼痛,无声的笑,不敢看他。这次,他的表现终于让沐音彻底死心了,那干涩的唇极其惨白,微微沙哑的声音告诉了他想要的答案:

  “一刻钟后她会醒来的。”

  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得到了沐音肯定的答案,煜辰松了一口气。紧握着云湘的手,似乎不愿错过她的醒来。

  “叮--”那是东西落在地上的声音,只有沐音自己听到了,摸了下湿润的脸颊,看向地上的东西,那是她的眼泪,它最终变成了灰色的琉璃,在落在地上的同时碎成了几瓣,像是在讽刺她以为的爱情。

  在他聚精会神的望着那卑微的桃花鱼是,沐音也在深情的看着他,忽然沐音感觉自己像极了他们之间的第三者。

  “原来我从未在你心中存在”淡淡的苦笑,看了他很久后,沐音终于还是转过了身,拖着晃悠站不稳的身子,一步步的离开.....

  在她停留过和或走过的地面上都有留下了那刺眼的红色,那是她的血.....


第八章消散

    “告诉夜殿,那条桃花鱼,今天会醒过来。”在床榻上,沐音坐了起来,淡淡地向下吩咐着。这五百年里沐音又美了,比起曾经她多了让人魅惑动心的感觉,一袭红衣衬得她更为白皙,圆润的肩头带着淡淡地粉红,一抹酥嫩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,盈盈一握的柳腰被松垮的红纱轻遮住,性感、妩媚,她脸上没有笑容却多了一股冷艳。她望向了远方,那是鲛人族居住的位置,手中握着的小金锁,随着她的意念开始飞向了那属于她的海洋。眼神里带着解脱,温柔的对前方的天空说着:

  “要结束了,对吧?我的孩子。”

  接到消息后,煜辰微微一愣,但还是早早地就赶到了安置云湘的房外等候着。这次,沐音进去的时间比平常长了很多。等她出来时,已过了两天。等到房门的打开,煜辰错过沐音进去,眼神完全锁定在哪还在昏睡的云湘身上,看都不曾看沐音一眼,带着关切地问道:

  “云湘她,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?”

  看着煜辰的这个模样,沐音低下了头,微微散乱的发盖住了她表达清晰的眼睛。她感觉到了果然还是自己心碎的疼痛,无声的笑,不敢看他。这次,他的表现终于让沐音彻底死心了,那干涩的唇极其惨白,微微沙哑的声音告诉了他想要的答案:

  “一刻钟后她会醒来的。”

  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得到了沐音肯定的答案,煜辰松了一口气。紧握着云湘的手,似乎不愿错过她的醒来。

  “叮--”那是东西落在地上的声音,只有沐音自己听到了,摸了下湿润的脸颊,看向地上的东西,那是她的眼泪,它最终变成了灰色的琉璃,在落在地上的同时碎成了几瓣,像是在讽刺她以为的爱情。

  在他聚精会神的望着那卑微的桃花鱼是,沐音也在深情的看着他,忽然沐音感觉自己像极了他们之间的第三者。

  “原来我从未在你心中存在”淡淡的苦笑,看了他很久后,沐音终于还是转过了身,拖着晃悠站不稳的身子,一步步的离开.....

  在她停留过和或走过的地面上都有留下了那刺眼的红色,那是她的血.....


第九章他的悔

    沐音死后,鲛人族表示了极大的悲哀,虽没有为难煜辰,但总归是恨他,把他当成陌生人冷漠,无视着,并且下令与天庭断绝一切关系。最后他们还将沐音散落的气息集体回收,不给煜辰一点念想。

  而那个长相像他的孩子,经他的实证,就是当初他和沐音的孩子,是沐音将其复活的。

  然而复活一个已死的仙,远没有看上去的简单,这个过程,其实时违反天道的行为,但沐音为了让孩子的复活,她先是用半生修为以及自己连续百天的心头血去滋养孩子的灵魂,然后将自己的一半的灵魂作为祭奠,献给天道,为的只是给孩子换一个复活的机会。在她还没恢复元气的时候,她又将云湘的灵魂拯救,把自己的一半以上的鲛人血换给了云湘,那可是相当于不要命的做法。而那在云湘的房中那侥幸没被收走的灰色的琉璃碎片....煜辰在翻阅的相关的书籍里找到了:

  “鲛人之心是海洋之神的神力组成,嫡系的鲛人公主的神力的多少,影响着鲛人的容貌,鲛人眼泪,极少,每一滴都是生命不可承受之痛,鲛人泪可化宝,质量与颜色代表了鲛人的身体状况与情绪的表达......灰色琉璃是将死与绝望....”

  看到这些,煜辰第一次那么恨自己,捂着那被她的死“撕裂”的心:“原来,我爱得一直是……在身边的,你啊……音儿,我错了……真的错了,回来……回来好不好。”那满是悔恨哽咽嘶哑的的声音,不断地回荡在书房内.....

  当煜辰再次来到这个被沐音“逼着”生活了五百年的地方,因为没了沐音气息的支撑,已经变得清冷与荒凉,院内得落叶飘得到处都是。看到这些,煜辰苦笑,造成这样的场景,是因为自己呀。推开门,进入她曾经呆过房间,那个唯一即便回收气息还会有沐音残留着她的味道的地方。那是他现在唯一的精神寄托了。他该庆幸仙界不会有尘土,所以房间还是沐音刚离开时的样子。坐在床边,他轻轻的抚摸着,似怀念、似爱恋、似懊恼、似懊悔....此刻心中百感交集。

  “音儿,最后,为什么....在很早之前,你是不是就打算放弃我了。”


第十章曾经

    带苦涩的话音刚落,那枕边的两道光引起了煜辰的注意,他小心翼翼的将枕头转移开来,瞬间两束光飞了出来,就在煜辰眼前一点点的化作了两个女子的身影,一红一蓝。

  等看清那身影的模样,煜辰的眼泪充满了眼眶,颤微的站起身来,轻声的呼唤着她的名字:

  “音儿....”

  那两道身影便开始微微朝着他微笑,笑容都是煜辰从未见过的模样。蓝色的干净清纯,红色艳丽妩媚......

  还没当煜辰反应,一道空灵的歌声在房间响起,蓝色的身影轻轻地坐在了半空中,下半身化成了她原本的鱼尾,银色的鳞片泛着淡淡的蓝光......而红色的身影,长袖一甩,婀娜的身影开始跟着歌声翩翩起舞,脚上系着的铃铛,在她舞动间隐隐响着,那半遮半掩的笑脸勾人心魄,然而这样的她,他从未见过。

  愣愣的将那动人的表演看完,直到表演结束,煜辰都回不过神来。而又两道身影化成了一道身影时,他知道是他平时看到她的样子,那是一身白衣,但她却不是满脸笑意,相反,当那抹清泪滑落的的时候,煜辰抑制不住的心,开始抽痛,他想上前,将沐音抱住,可画面一转,是他醉酒的当晚,占有了她却喊了云湘的名字,她在院子中那卷缩的的身影,她那心碎的眼泪、是孩子被他化作血水的时候,她还虚弱的趴在地上,眼睛直直的盯着那血水,眼神里满是空洞,在他离开后,沐音那卑微祈怜,那崩溃后悔恨的眼泪、是沐音救云湘,他只直视关注云湘,她失望且绝望的眼泪.....

  看着这一切的发生,煜辰的脸色早已发白,他夜神殿下第一次流下了眼泪,涌上心头一阵腥气,在听到身影消散前的最后一句话时,彻底的晕厥了过去.....

  “如果有下辈子,我不愿再与你有任何交集。”


完结篇

    几万年后,鲛人族选举出的女王突然消失了,鲛人族瞬间乱成一团,而那罪魁祸首此刻正迷糊的进入了仙界的地盘。

  “哇,这好美。哼,明明天宫那么美,哪里危险了,那群老头也真是的,居然敢骗我。”此时鲛遇锁一袭黑衣背着手,正在那误入的的仙境中闲逛着,看着一大片的开满了鲜花的地方,那被族人紧逼的神经瞬时感觉放松了许多,此时此刻她很想歌唱,可在她开口之前,便有一阵熟悉的曲调响起。

  对万事都好奇的她寻着声音前去,入眼的便是那一身黑服白发的男子,他正在吹奏着属于她们大海的曲子,他的脸上带着似乎是对某人深深的想念。察觉到遇锁的存在,他,放下了手中的笛子,望向她的方向,那张熟悉的脸,让煜辰微微一愣,收起那微微波澜的内心,嘴角微微勾起以最为和善的笑,向她打了一身招呼:

  “你一个鲛人怎会出现在天庭,你难道不知道鲛人与天庭的关系吗?”

  “额,我说我迷路了,仙上你可信?”遇锁尴尬的笑了笑,一点不好奇他会知道自己是条鲛人这件事,漫步走向煜辰,带着好奇问:

  “您为什么会我们鲛人的大海之歌啊,难道你认识我们鲛人的谁,刚刚看你表情,好像好怀念的样子。”

  “......嗯,可我做了对不起她的事?她可能永远都不会原谅我?”煜辰苦笑。

  “不会的,我们鲛人族是不会记仇的,不管你们发生了什么。就像我娘,在临终前和我说过,她放下了,如果有下辈子,她想早点遇到那个今生恨着的爹一样,哪怕,我都不知道我爹是谁....”遇锁没心没肺的说着,才说到一半却被激动的煜辰给打断了:

  “你说的是真的嘛?你娘真的这么说吗?你怎么知道的?”

  “额,好像是我小时候受了重伤,我娘度灵魂给我的时候灵魂里刻着的,嗯,看样子你好像认识我娘,您...您怎么了?”遇锁正问道一半,惊讶地看着煜辰的身子变得透明,但他脸上的笑容却不曾减少,他看着远方,自言自语着:“真好,真好,我终于可以不再撑下去了,我终于可以,找你了,真好.....”

  说完,煜辰的灵魂开始雾化,而从他身上的点点神力开始点点的转移到了遇锁身上......

  煜辰的身影完全消失,遇锁摸着那脸上滑落的眼泪很是莫名,当眼泪化作一颗透明的回忆石,那里面记载着关于她爹娘的回忆时,她感到震惊,反应过来后,不说话,抿了抿嘴,最后珍重的把回忆石埋在了地上,向着远方磕了三个头,然后转身离去.....

  遇锁在登上鲛人女王位之后,第一件事就是和天宫再次搭起了桥梁,恢复友好关系,以及将煜辰与沐音的灵排位放到了一起,每年她都亲自祭拜.............


(完结…………)


《鲛彻心扉》 一到六章

   第一章成亲

“我从不相信一见钟情。”这是沐音一直以来的信念,直到遇见他,那个白衣仙人。这个信念才算彻底崩塌。沐音,她是天地间极其稀少的鲛人族,是有史以来最美的一位,更是鲛人族最为尊贵、国王最为疼爱的公主殿下。

  传闻,鲛人族,是天地间最为稀少的物种,他们一般,性子单纯且善良、貌极美、音极妙,浑身是宝,其眼泪可化为各种宝石、血肉可医治百病、就连鳞片与长发都价值连城。但,这些所谓的的宝物都是必须要鲛人自身愿意才可获得,若是强迫为之,鲛人身上的宝,将是致命的毒,或是无用的废物。因此鲛人族一直都是这六界中,大家争夺拉拢的对象。

  遇见那个他,是在沐音的三百岁成人礼上,他是天上的代表,是尊贵的夜神大殿,一袭白衣,在鲛人的黑色宫殿中显得极其醒目,他来自天庭衣和发都是飘逸着不加于束缚,他的容颜是天上地下沐音见过最美的,他有双是湖水般深邃的眼,波兰平静,带着孤傲冷清的神情,可能是在宫殿的白光下,哪怕是他刀削的轮廓也显得柔和了许多,只是是第一眼,沐音就被深深吸引,就这样,向往爱情却单纯的她。便深深爱上这位尊贵且俊美的夜神殿下。在见他以后,沐音那年的生辰愿望成了“嫁给他。”这仅仅一个。

  终于,沐音四百岁的生辰的时候,她实现了“嫁给他”这个愿望。

  婚礼当天,沐音穿上了鲛人族崇尚的黑色婚服,黑服金丝锦鲤绣,是鲛人族特有的款式,头冠以红珊瑚为底珍珠为饰夜明珠为点缀,肩若削成腰若约素,肌若凝脂气若兰,眸含春水青波流,眼角下的泪痣在她幸福的表情下,显得熠熠生辉,一颦一笑间尽是风情与甜蜜。当时的她就是那六界中最迷人的存在。

  从深海到天庭,一路上尽是热闹,各种的繁华礼节,很累,可每当她想到自己将会是他的妻,沐音就觉得再苦再累都是值得的。

  在送进婚房后,沐音既期待又紧张,婚服下的手频频握紧又放松,可她在婚房里等了一晚上,他,始终没有出现。失望、伤心,但她却并没有眼泪。


第二章婚后第一次相见

    转眼十年,沐音如同被他(煜辰)遗忘了一样,他从不会来她的寝宫找她,由不熟悉和天宫太大,沐音找不到他。但即便如此,她依旧从未放弃爱他。一年间,沐音在别的方面一点点地了解了煜辰,知道他喜欢什么,不喜欢什么,更知道了他不来她寝宫的原因:原来,他有一直有爱着的“人”,那个她,是一条身份卑微的桃花鱼,传闻那条桃花鱼名叫云湘,活泼可爱,是煜辰一手提拔,万年的时光一直跟的煜辰修炼,陪着他度过了漫长的清冷时光。本来他们应该生活的很幸福,只可惜在一千年前,煜辰大战魔尊时,她为救煜辰,受了魔尊一掌,受了重伤,一直昏迷着,至今也没有醒过来。因此煜辰也一直在身边守护着。

  知道他是因为别的女子而不理会自己,沐音单纯的心中没有嫉妒、悔恨,反而只有羡慕,且变得更爱他。只因为他的专一与深情。在知道有那么一个桃花鱼后,沐音明天还会为她祈祷与祝福。

  在婚后的第一次见面,他醉酒之后,可能是走错了,也可能是她家人的压迫下,更可能是带着目的前来。反正在那一晚,沐音成为了他的女人,他狠狠的占有了她,毫无怜香惜玉而言,那身体撕裂的痛,对于这个从小就被宠溺着的女孩来说,是极其难以忍受的,所以她哭了,只有一滴,当晶莹的泪顺着脸颊滑落,然后慢慢落在枕边,一点点的化成了珍珠。

  终于等他结束索取,沐音才有时间安静地看他,第一次很不美好也很疼,但她却感到了前所未有幸福。带着小心翼翼,手轻轻地扶上他的脸,只是一下下,又害怕他醒来缩了回来,然后又扶上去,又缩回,如此重复。眼里熠熠生辉,全是他的模样。微俯身,带着虔诚,吻向他的唇,离开的他的唇后,他口中轻轻地的换出的名字,沐音听的一清二楚,在那一瞬间让她僵住,瞳孔也随之点点的放大,眼中带着不敢相信,慌乱地将自己与他的距离拉开,抱着地上散落的衣服,逃似的离开了和他待在一起的空间。


第三章怀孕

    沐音出到院子里,捂着那似撕拉的心口,她感觉有点喘不过气来,她还不是很明白这样的感觉,小小的她卷缩着身体,瑟瑟发抖,惨白的脸,凌乱的发,那双清澈的眼睛饱含的水雾,那本就干涩的唇,被她咬破,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。狼狈的模样,只是因为他唤的那个名字:“云湘....”

  “为什么会这样,我怎么了,心为什么那么难受?是我哪里比不上那桃花鱼吗?煜辰,在你眼里,我,到底是你的什什么?”在不停地问自己的同时,她长发遮住了此刻的表情,但那微微颤抖的肩,那细微的哽咽,以及物体掉落的声音,无一不表露沐音的心伤.....这是第一次在沐音的心里感觉有了妒忌的心理。

  等再次回到房内时,煜辰已经离开,就连那刚刚暧昧过的痕迹也已经被他用仙法抹去。就像,他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。坐在刚刚他躺着的地方,沐音有点失了魂,望着手中握着的三颗紫玉宝石,她想起了阿母和她说过的话:

  “音儿,你要记住,我们鲛人的眼泪,极少,每一滴都极其珍贵,眼泪所化作宝石,同时也代表着我们的一种情绪,但紫色、灰色、红色的宝石,阿母祝愿你永远都不要有。因为那都代表着极大的负面情绪,超过三颗都会减少我们鲛人百年寿命......”

  “负面情绪吗?百年寿命?……阿母,嫁给他,音儿做错了,对吗?”沐音开始第一次怀疑了自己的选择。握有东西的手无力的垂下,三颗紫玉宝石坠落在了地上,瞬间破碎.......

  自那晚以后,沐音的生活又一次恢复了平静,她没再见过煜辰,慢慢的她也不再期待,有时候甚至希望,日子就这样平静的过去,但意外总是猝不及防,她察觉自己怀孕了,孩子是那晚留下的.....

  怀孕,这对沐音来说既惊喜又恐惧,她希望有一个属于她俩的孩子,但沐音不傻,她知道,煜辰不会承认。甚至有可能不会让她把孩子生下来。所以沐音选择了隐瞒所有人。她封闭了她的庭院,不让任何人进入,她决定偷偷地养着孩子,她以为只要她把孩子生了下来,煜辰哪怕不承认,也不会对孩子怎么样,最糟的结果,也不过是自己把孩子养大。可她永远都猜不到,煜辰的狠心.....


第四章崩溃

    十个月怀胎,很辛苦,但她每天都很快乐,给为出生的哼唱专属的摇篮曲、准备了最好的布料为他纺织衣服、甚至她都想到了和孩子美好的未来……

  只是沐音与煜辰的第二次见面:孩子的出生当晚。那是沐音噩梦的开始……她还在最虚弱的时候,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,那是她的寄托、她的希望:她那刚刚出生的孩子,就一点点地在煜辰的手中化成一滩血水,听着煜辰冷漠的说话:

  “不要自以为是的认为,孩子生下来本殿就会放过,本殿告诉你,只要不是出自云湘,孩子都不能存在。更何况你,不配。”

  从孩子的死直到煜辰的离开,沐音都没有说话,只是紧盯着片血水。虚弱还带有点点透明的手,颤抖地一点点接近那一滩血水,她刚刚生完孩子那毫无血色的脸一点点的往血水中温柔地蹭着,似乎在触碰着孩子,在瞬间那半张脸便沾满了血,那美艳的面容,带着病态,现在看起来极其瘆人......

  “呵,呵,孩子,孩子,我的孩子,呵--啊----为什么,为什么。”

  崩溃,绝望,一下子把沐音彻底击垮了,眼泪如断了线似的,一滴,两滴,落地成即变成红宝石,十颗、二十颗……

  这是第一次,在沐音的心中出现了恨意。她恨自己,不能保护好孩子、恨他心尖上的桃花鱼、更恨自己心尖上的他......那整整一个晚上,自她的院子里一直传来哀鸣,天气很应景的下起了大雨,沐音哭的很是心伤,哭到声音沙哑,哭到彻底晕厥过去......


第五章救她的条件

    再等沐音清醒,已经过去了三天,好长一段时间,她没有说过话,也没有了当初的笑容,现在的她真的像极了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一样。有些知道她遭遇的仆人们,觉得可怜,除了每天守着她,别的什么都帮不上忙。

 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一切都回归平静时,有一天,煜辰还是清醒的状态下,竟主动地来找沐音,手中还拿着一本古籍,带着急切的口气对着沐音问:

  “书上说,你们鲛人的血可以让人起死回生,鲛人公主的,甚至可以让仙子涅槃,是不是真的?”

  听着他的话,沐音微微一顿,但在下一秒,她笑了,她感到有点讽刺,看着这个她爱但又恨的人,沐音选择点头。

  “你想让我救那条桃花鱼。”不是疑问句。沐音转头看向窗外的风景,现在的她,还不敢与他对视,因为她害怕会想起孩子在他手中化成血水的场景。

  “.......”

  见煜辰沉默着没有说话,沐音又轻声说:

  “我可以救她,但,我有条件。”

  “你说,只要不过分,本殿都听你的。”语气中带着急切,那是沐音从未见过的神情,那个瞬间她感到既讽刺又苦涩,嘴角微微勾起,带着冷笑。

  “呵,夜殿真是痴情啊!我的要求并不过分,相信夜殿可以做到的。”

  “.......”煜辰没有说话,只是警惕的看向沐音,眉头紧锁。而沐音装作没看见一样,望向窗外,顺手地从梳妆台上拿起一个小金锁,在他看不见的角落将自己的血滴在了上面,小金锁似乎有灵气一样泛着点点的白光,如婴儿般纯净的白光.......

  “我要夜殿的五百年光阴,并在这五百年内听从于我。”淡然地说着,慢慢靠近他,在他耳边吐气,带着引诱。

  “鲛沐音,你不要太过分了。”煜辰的声音则带着咬牙切齿,沐音甚至可以听到他握拳的声音,但,现在的她一点都不惧怕,眼中毫无波澜,平静的向后退了一步,淡然地告诉他一个事实:

  “夜殿可以考虑一段时间,我不逼你,但我要提醒你,这世间只有我一个嫡出鲛人公主。只有我的血液最为纯正,呵,想救那条桃花鱼,恐怕,只能是我。”


第六章要他的五百年

    煜辰显然不相信沐音的话,没有立刻答应她的要求就离开了。沐音没有阻拦,手中紧握着那个小金锁,轻笑,一脸虔诚......

  天上的日子过的很快天,过了一个多月,煜辰黑着脸再次前来,并且还答应了沐音的要求。看着他,沐音没有说话,一步步地靠近他,踮起脚尖闭上了眼睛轻轻地靠近他的唇,不出所料地他偏过头,躲了过去。顺着方向沐音只是吻到了他的下巴,微微一笑,最后一次,她想要他的心里留下她的位置。

  “五百年内,我要你真正的把我当做你的妻,要哄我,疼我,不要在我面前自称本殿,也不要拒绝我的吻。只要五百年就好,五百年后,我保你爱的那条桃花鱼苏醒,我保你能顺利娶她作正妃,我保我会自动退出,以天地为证。”

  沐音的话让煜辰感到错愕,看着眼前这个还没见几次的“妻子”心中有种不知名的感觉,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对她,她为什么还要当自己的妻子,其实,只要她想他可以与她和离……当他还没从她的话中反应,就感到唇上一阵柔软,闻到了一阵熟悉又陌生的甜香,煜辰没有推开,没有回应,只是双拳紧握的垂在两旁......

  五百年,沐音每天都会去给那条桃花鱼“施法”,给他的理由是要调养好她那千年未用的身体,让其能够接受她的血液。在此期间,煜辰与沐音也像她要求的那样与普通夫妻一样生活着,从陌生到熟悉,从熟悉到习惯,现在煜辰面对沐音已经说不出是什么感觉,只是这五百年他感觉舒心。相拥而睡,亲吻,变成了他们的常态,沐音会偶尔的温柔体贴,会为他洗手作羹汤,还会时不时发发小脾气。日常的“甜蜜”让不知道的下人们都感觉他们很“幸福”,有时就连煜辰都会沉溺其中,甚至偶尔还会回应沐音对他的吻,只是这五百年内,所有人似乎未曾见过沐音达到眼底的笑容......

  五百年对于天上的仙人来说,不算长,也不算短,她终于成为了“他的妻”,但为什么?沐音会感觉的疲惫呢,可能是她知道,这只是一场自己编织的梦,用来任性的维持着她自以为是的爱情。五百年了,这梦是时候醒了,看着煜辰那不知真假的温柔,她突然觉得累了.....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未完待续)

(喜欢的,答应我点个赞好吗,不然就评个论,但不要骂人好吗😂😂😂😂😂😂)


《鲛彻心扉》 第一章成亲

    “我从不相信一见钟情。”这是沐音一直以来的信念,直到遇见他,那个白衣仙人。这个信念才算彻底崩塌。沐音,她是天地间极其稀少的鲛人族,是有史以来最美的一位,更是鲛人族最为尊贵、国王最为疼爱的公主殿下。

  传闻,鲛人族,是天地间最为稀少的物种,他们一般,性子单纯且善良、貌极美、音极妙,浑身是宝,其眼泪可化为各种宝石、血肉可医治百病、就连鳞片与长发都价值连城。但,这些所谓的的宝物都是必须要鲛人自身愿意才可获得,若是强迫为之,鲛人身上的宝,将是致命的毒,或是无用的废物。因此鲛人族一直都是这六界中,大家争夺拉拢的对象。

  遇见那个他,是在沐音的三百岁成人礼上,他是天上的代表,是尊贵的夜神大殿,一袭白衣,在鲛人的黑色宫殿中显得极其醒目,他来自天庭衣和发都是飘逸着不加于束缚,他的容颜是天上地下沐音见过最美的,他有双是湖水般深邃的眼,波兰平静,带着孤傲冷清的神情,可能是在宫殿的白光下,哪怕是他刀削的轮廓也显得柔和了许多,只是是第一眼,沐音就被深深吸引,就这样,向往爱情却单纯的她。便深深爱上这位尊贵且俊美的夜神殿下。在见他以后,沐音那年的生辰愿望成了“嫁给他。”这仅仅一个。

  终于,沐音四百岁的生辰的时候,她实现了“嫁给他”这个愿望。

  婚礼当天,沐音穿上了鲛人族崇尚的黑色婚服,黑服金丝锦鲤绣,是鲛人族特有的款式,头冠以红珊瑚为底珍珠为饰夜明珠为点缀,肩若削成腰若约素,肌若凝脂气若兰,眸含春水青波流,眼角下的泪痣在她幸福的表情下,显得熠熠生辉,一颦一笑间尽是风情与甜蜜。当时的她就是那六界中最迷人的存在。

  从深海到天庭,一路上尽是热闹,各种的繁华礼节,很累,可每当她想到自己将会是他的妻,沐音就觉得再苦再累都是值得的。

  在送进婚房后,沐音既期待又紧张,婚服下的手频频握紧又放松,可她在婚房里等了一晚上,他,始终没有出现。失望、伤心,但她却并没有眼泪。

     (先表示,是短篇的哟,写的可能没那么好,不喜勿喷哈)


画画不想经营了,那就开始写小说吧。

     一开始的一见钟情就错了的鲛人公主,本单纯的心,就在成亲之后就一点点地被伤的遍体鳞伤,眼泪的颜色代表了她一点点奔溃的心,直到最后彻底放弃生命,也要在他的心上留下自己的痕迹...........

     (先来个简介😂😂😂😂试试水)